十堰新闻

他曾是十堰一建材公司老板豪车出行如今家破人亡!

  

  今年42岁的男子陈刚 (化名),曾经是十堰一建材公司老板,收入不菲、豪车出行、妻儿相伴。

  百万存款消失殆尽,妻儿远走他乡断绝联系,父亲重病带着绝望和悲愤离开人世。

  2019年6月,我市警方打了一个特大贩毒案,抓获10多名吸毒贩毒人员。其中一名男子陈刚因为身份特殊,引起了办案民警的注意。陈刚不是第一次被强制戒毒,他的过往,禁毒民警了如指掌。

  老陈原本是武汉一名公职人员,后因其他原因离职。上世纪90年代末,老陈在武汉开了一家建筑公司,生意红火,几年后老陈身家不菲。

  因老来得子,老陈把唯一的儿子陈刚视作掌上明珠,从小娇生惯养。陈刚高中毕业后,一直在社会上瞎混,没啥正经事做,还结识了一帮狐朋狗友。为了让儿子远离那帮朋友,老陈将妻子和儿子带到十堰,继续做建筑工程。因有丰富的人脉,很快生意就做得风生水起。

  为了扩大规模,2002年,老陈又开了一家建材公司。生意火起来后,老陈萌生退意,准备将两个店交给陈刚管理,让他忙碌起来,知道生活的艰辛,早点成长。老陈的提议得到妻子大力支持。2003年初,老陈将店交给了陈刚。

  起初老陈不太放心,每隔几天就到公司巡视一下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老陈发现陈刚确实长大了,不仅在进货以及选料上做得好,服务也很细致,这下彻底放心了。

  陈刚接手后,事事亲力亲为,把两个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。就这样,不到一年时间,陈刚管理的两个公司业绩直线飙升。

  其间,陈刚经人介绍与女子张琴(化名)结婚。婚后,张琴生下一个大胖小子。为了方便接送孩子,老陈还给张琴买了一辆奔驰轿车。老陈夫妇则来往两个家之间,帮忙照顾唯一的孙子。虽然累,但老陈觉得很幸福。

  生意逐渐做大后,陈刚请了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,他则开始筹备开设分公司。此时的陈刚逐渐闲下来,在朋友的劝说下,开始享受生活。

  2007年开始,陈刚除了白天去公司看下账外,很少关心公司的经营状况。其它时间,要么在牌桌上,要么在KTV会所,他已经迷恋上灯红酒绿的生活。好在公司总经理认真负责,生意依然很红火。

  对于陈刚的变化,张琴还时不时提醒他,让他多把精力放在生意上,可陈刚嘴上说好,心却收不回来了。

  2008年1月的一天晚上,陈刚和几个朋友酒后来到一家迪吧,包间里音乐声震耳欲聋、烟雾缭绕,几个朋友手舞足蹈,异常亢奋。陈刚不解,询问同行朋友怎么回事。

  “好东西,来一口快乐似神仙!”在朋友唆使下,陈刚尝了一口对方递来的白色粉末,当即被呛到。随后,朋友让他轻轻吸了几口,陈刚顿觉异常兴奋,于是又吸了几口,瞬间困意全无,精神倍增。自此,陈刚迷上这种白色粉末。

  迷恋上毒品后,陈刚要么不回家,要么很晚才回家。偶尔回家,不是黑眼圈就是哈欠连天。张琴是一名公务员,时间固定,因此主要跟公公和婆婆在家带孩子,但他隐隐感觉丈夫有问题。

  2010年8月的一天,为了弄清丈夫到底在做什么,张琴把孩子交给公婆,悄悄跟踪陈刚到了六堰一酒吧。通过包间的门缝,张琴发现丈夫陈刚在吞云吐雾。张琴当即明白,这就是电视上说的吸毒。

  张琴担心贸然进入包间会有意外发生,张琴默默回了家。第二天,她来到公司,发现公司没有多少余款。出纳告诉她,公司的营业收入都被陈刚拿走了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张琴又前往银行查询,发现卡上数百万元现金只剩几十万。

  张琴找到老陈,实情相告。老陈顿觉头晕目眩,差点晕倒,不到4年时间,儿子竟堕落至此。

  随后,老陈带着张琴一个酒吧一个酒吧地找,正好在一家酒吧门口遇到陈刚的一个朋友。在老陈一再逼问下,对方说陈刚就在该酒吧包厢里,并带着老陈进了房间。

  陈刚还在吸毒,沙发上放着各种塑料管以及塑料壶等吸毒工具。老陈将陈刚拉起来就是一耳光。陈刚没有反抗,只是漫不经心地说了句:“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了?”

  随后,老陈和张琴将陈刚拽回了家。在张琴跪求下,陈刚答应戒毒。老陈要求陈刚交出所有银行卡,并交待公司,今后所有财权由张琴负责。

  一旦吸毒上瘾,没有超强的毅力是戒不掉的。没过几天,陈刚悄悄溜了出去。张琴和老陈将六堰附近的酒吧、宾馆找了个遍也没找到。

  几天后,陈刚回来了,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向张琴要银行卡。张琴不给,陈刚就翻箱倒柜找。找不到,陈刚竟对张琴动粗,打得张琴眼冒金星,随后将张琴钱包内的银行卡拿走。

  陈刚走后,清醒过来的张琴立即打电话给老陈。二人随即赶到银行,发现卡上的钱已被取走几万元。张琴冻结了该银行卡,将钱转移到另外一张银行卡上,让老陈藏起来。临走前,老陈一再交待,下次无论如何也不能给陈刚钱,如果她再回来要钱,直接报警,让警方来好好管管他。

  几天后,陈刚又回来要钱。张琴不给,陈刚以跳楼相威胁,吓得年幼的儿子哇哇大哭。或许是孩子的哭声唤醒了陈刚内心深处的一点点良知,陈刚这次没有作出过激动作。

  陈刚走后,张琴非常后怕,万一陈刚作出不理智的举动,作为妻子,她也脱不了干系。随后,张琴把孩子送到公婆家。在路上,张琴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,说陈刚当着公司员工的面,将公司的一笔货款拿走了。

  一个星期后,陈刚再次回到家里要钱。张琴不给,经过激烈争吵后,陈刚已经失去理智,开始不停打砸家里的物品。张琴不忍看下去,说银行卡被父亲拿走了,陈刚这才停手。

  陈刚来到父亲家后,老陈一看就知道他的目的。“你打死我也不会给你的!”不料,陈刚真的动手去抢,老陈赶紧把孙子藏到卧室,让老伴拨打了报警电话。随后,陈刚被强制带到派出所。

  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很快将陈刚送到襄阳强制戒毒。其间,老陈和张琴经常去襄阳看望陈刚,但陈刚对于父亲报警抓他一事不理解,也不配合戒毒。

  2012年年底,两年强制戒毒期满。回到家,陈刚消停了几个月,在接受社区戒毒失败后复吸。此时的陈刚毒瘾更大,需要的钱也更多,经常与家人发生激烈争吵。后来实在要不到钱,陈刚就去公司吵闹。因影响恶劣,不到半年,公司就倒闭了。

  2015年春节过后,多次遭受儿子暴力的老陈担心伤到孙子,又选择报警,陈刚再次被送去强制戒毒。

  2018年,陈刚转到社区戒毒。因没有彻底切断以前的朋友圈,不到一年陈刚又复吸,且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,老陈和张琴经常被打得不敢回家。

  2018年年底,实在无法忍受的张琴,带着孩子离开十堰,彻底切断了与家人的联系。

  2017年年初,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一次行动中将陈刚抓获,陈刚再次被送去强制戒毒。2019年年初,出了戒毒所,陈刚还是老样子。

  彻底绝望的老陈为此心情郁结,加上身体本来就不好,2018年年初患上严重的心脏病。老陈住院期间,陈刚还跑到医院向他要钱,老陈被气得当场晕过去,气愤的亲戚将陈刚赶出医院。2019年年底,老陈带着绝望和悲愤离开人世,追悼会上却不见陈刚的身影。

  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介绍,一旦染上毒品,没有超乎常人的意志力,是无法成功戒掉毒品的。陈刚目前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,他很多时候都是通过其他非法行为获得毒资,最终很可能走上以贩养吸的道路。

  曾经的陈刚也是有事业心、上进心的,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,因为毒品,全毁了!

  涉毒是一条充满精神和肉体痛苦、导致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不归路,愿每一个人能铭记!